阿瓷瓷瓷瓷瓷瓷

顾瓷。

一厢情愿

我叫唐一厢,16岁的高一学生,今天是四月一日,我的生日。


我的名字加上我的生日,就能很好地总结我这一生:一厢情愿的笑话。


关于我的名字,有人这么调侃过:“你的家里一定有一箱子的糖吧!”有点可笑的是,小时候我从来不知道糖是什么滋味,我只尝过一箱箱的恐惧与自卑,不知道是咸是苦。


我还是重申一遍,我叫唐一厢,不是集装箱的箱,也不是车厢的厢,是一厢情愿的一厢。


我的出身就是一厢情愿。


我的母亲说文雅点那叫妾室,说直白点那就是小三,付出了真感情的小三,不过说来倒也是,到了这个年纪还跟金主纠缠不清的小三多少对对方也是有点感情的。她是位文艺工作者,其实就是个三流戏子,靠我那位有钱的父亲一步步爬上了这个位置,可惜了,她偏偏爱上了我那位有钱的父亲,以为生了我就能牢牢拴住他。不过,可惜了我那位父亲有的是儿子,不差我这么一个没用的女儿。我的母亲似是被泼了盆冷水,瞬间梦醒,悲伤的给我取下这个名字,要把她一厢情愿的感情深深地埋藏在我身上。


而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诅咒。


小时候,没有一个老师不说我勤奋的,可也没有一个老师不说我笨的。老师笑着摸我的头,说“你尽力了。”,周围的同学也笑,朝我扔垃圾说“这垃圾与你挺配的!”同样的笑容,我竟感受到了一样的嘲讽。刚开始的时候,同学会幼稚地用行动进行暴力,后来稍微成熟点他们就会用冷眼与言语进行暴力,两者的伤害对我来说都差不多,都是刚开始有着深深地无力感,后面直接麻木,无论感受如何,我都没有反驳,先前不敢,到后面是认同他们的说法,的确,年级吊车尾,班级的后腿,有什么资格还击,这只会使他们兴奋,从而发动更恶劣的暴力。


心理医生摇头晃脑道:“这个问题……还是有些严重……”


与我并排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母亲突然身子一抖。


心理医生继续摇头晃脑:“但是……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我清楚的感觉到母亲舒了口气。


心理医生再也没有摇头晃脑,反倒晃了晃他臀下的摇椅,摇椅瞬间退后几步,同时拉开抽屉,拿出几款那是我根本没有了解过,现在却倒背如流的药品。


“目前先让她转学,而且从今天开始必须……”


后面那些介绍药品的话我全都忘记了,只记得心理医生发光的双眼,还有母亲不住地点头……还有我的冷笑……


还有……当我听到转学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又一次体会到那魔咒的厉害,就像是想要从一场梦境醒来,却冷不丁的发现自己还是在做梦。


在那所学校的最后一天,我找了我暗恋很久的女生告白。


没错,我是女同。


我这不过是在赌,赌她会不会有点喜欢我。


这是场不公平的赌博,我在用我的心痛赌另一个人的心痛,冰冷且自私。


不过,当我看到她脸上透露出嫌恶的表情时,我知道我赌输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对,就是这样,落荒而逃。


青春期萌生的感情就这样被扼杀在摇篮中,我应该感到庆幸,毕竟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情,如果转换成取消技能的话,我大概已经取消了“爱”这个技能,说来矫情,我不会再去爱别人,也不会有人来爱我,多清净啊。


在那之后,我就转学了,来到一个新的城市,新的学校,我依旧是那个不爱与人交流的学生,依旧是班上虽然成绩差但是也不捣乱的学生。不过也许是因为我没有之前那么勤奋刻苦,那些同学对我也丝毫不感兴趣,大家互不招惹。就这样,我顺利地渡过了初中的最后一年,稳当当地被我妈用钱勉强塞进了一个高中。


初升高的暑假,我并没有出去与父母旅游,准确来说,我从来没和他们出去玩过,一个专注地做他的生意,一个用心地提高她的身价,都是大忙人,哪有心思管我。


而就在这个暑假,我通过网络成为了一位不入流的作家,写写无聊的故事,我好像找到了人生的乐趣,不过在我意料之外的是我竟在网络上火了一段时间。


暑假结束,升入高中,我终于认识了一位朋友,她很健谈,幽默风趣,与我完全是不同的性格,我不会忘记她听到我就是那个最近很火的网络作家时大吃一惊的神色,也不会忘记她向我借我写文用的优盘时放光的双眼,跟不会忘记我去质问她为什么把我最新的作品稿发布在她的账号且不标注我的名字时,她脸上赤裸裸的嘲笑和……嫌恶。


事情并没有结束,她在网上迅速蹿红之后突然说其实我的作品都是偷了她的。可笑,兼职无稽之谈。我正要披马甲上阵带领我的粉丝们diss她的时候,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在网络上不要出声。


“求求你了,就默许吧,好吗?看在我们这一年的情谊上,算了吧,啊?”


“好。”


……


我就这样沉淀了一段时间,在网络上销声匿迹,起初还有人帮我说话,刚开始是撕得最惨烈的时候,后来他们看我迟迟没有动静,便以为我是默认了,黑粉更加猖狂,真爱粉逐渐心灰意冷……


“嘛,无所谓了嘛。”我注销了我所有的社交账号,就这样,永远消失在大众的视野内。


永远。


坐在天台上边晃腿边回忆往事,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看着地面上蝼蚁一般的人类,我不禁嗤笑一声。


“如果死亡也能一厢情愿就好了……”这是我面对死亡的最后一个想法。


当死神用镰刀把我的魂魄从破碎的身体里勾出来时,我听到他低低地笑了声:“死亡哪会是一厢情愿。”


说的也是,死亡哪会是一厢情愿,这可真是我唐一厢一生中的败笔。我撇了撇嘴。


 


一厢情愿.end.


【凸凹组】【米菊】衣柜里的外星人?

1.严重ooc沙雕警告


2.剧情拖沓无厘头警告


3.文笔巨渣且口语化警告


4.本文主凸凹组!是米菊!轻微Dover,好茶,极东(亲情向)!!


5.不明生物米×社畜菊


6.ky和雷者请绕道,我知道我很菜,但我还是(不要脸的)ballball大家轻点喷


7.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go!


 


1.


本田菊最近发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且都与衣柜有关,比如前几天明明记得把衣柜关上了,再回到房间的时候,衣柜却大敞着,里面的衣物还乱七八糟地叠在一起……再比如昨天准备洗澡的是时候,发现自己的一条经常穿的内裤不见了,把衣柜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看见,最后只能红着脸拿另外一条急急忙忙冲进浴室……还有今天早上突然听到衣柜里有什么声响,猛地打开衣柜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所以你就来问我了是吗?”本田菊对面金发碧眼的男人突然开口。


“嗯,因为在我认识的人里,亚瑟先生是知道灵异事件最多的那位。”本田菊捧着茶慢慢啄了一口。


“那倒是…哈!这酒真辣,本田你还是只喝茶呢!”


“嗯……”又喝了一口茶。


“……跟你聊天真是没劲。”英国人无语地撇了撇嘴,“我想了一下,你的衣柜里应该是有精灵!那种很可爱但是有点好色的小精灵,只不过本田你太冷酷了,不能让它放下戒心,所以它总是……”


“嗨!你们在聊什么呢阿鲁?感觉很有趣的样子阿鲁!”正当亚瑟讲的起劲的时候,人群中突然钻出一个长发的中国男人。


“喂!王耀!你打断我说话了!”


“啊呀!对不起啦阿鲁!我只是想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阿鲁!”


“王耀先生在下跟您讲吧,其实是这样……那样……,所以……,就是这样。”


“这是家里进了盗贼吧阿鲁!”


“在下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哪有盗贼只偷……那个的啊?”脸红地喝口茶。


“哇哇!这是色狼盗贼阿鲁!中国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阿鲁!我最讨厌这样的人了阿鲁!”


“可是他只偷了一件……”脸更红地喝口茶,“而且如果是人的话,我打开衣柜后,他怎么就不见了呢?”


“……我觉得这是妖怪阿鲁!要除掉的阿鲁!它偷你那么私人的物品是为了吸走你的阳气阿鲁!然后你就英年早逝了阿鲁。”


“喂!王耀你是被布拉金斯基附身了吗?突然诅咒本田?”远处的伊万突然打了个喷嚏,捧起了自己心爱的魔法水管(什么?)“这绝对是可爱的小精灵!对本田有着爱慕之心的小精灵!”


“我还是觉得是妖怪阿鲁!”


“精灵!”


“妖怪阿鲁!”


“精灵!”


……


“两位请冷静一点…在下认为那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喝茶。


“是因为你觉得它是神是吗?”亚瑟的白眼(此处应有表情包


“咳咳……亚瑟先生能不能听在下说完?当下最重要的事情难道不是……”


“什么?裆下??小本田在说这么羞耻的事情吗~”人群中突然钻出一个尼桑,“对于裆下尼桑很了♂解哦~”


“该死的法国佬你吓死人了!”中指ing


“该死的英国佬你是人吗?”中指ing


“咳……王耀先生,对不起……”本田菊抱歉地给王耀擦自己喷到他身上的茶,“目前在下希望大家能够帮我思考一下怎么把它引出来……”


“等等~尼桑还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哈哈哈哈,你不需要知道,法国佬。”中指ing


“我需不需要知道关你屁事,英国佬。”中指ing


“嗯……就是我的衣柜里面……”


“有可爱的精灵!”


“是色色的妖怪阿鲁!”


“???可爱的精灵?色色的妖怪??”真让人摸不着胡子。


“差不多,一个不明生物。”喝茶。


“现在是要想怎么把它引出来吗?”


“切!法国佬是想不出来的!”中指ing,“本田我觉得可以用食物把它引出来!”


“哈哈~亚瑟你病了吧?!用食物?用你最爱的死扛?还是仰望星空??哈哈哈哈哈哈!这简直是尼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哈哈哈哈哈哈~”


“总比用你的裸体去引出来好,可别让你的胡茬把小精灵扎死了!”中指ing


“哼!该死的英国佬!”中指ing


“切!该死的法国佬!”中指ing


“不要吵架了阿鲁!用可爱的熊猫把那只妖怪引出来怎么样阿鲁?”


“不是妖怪!”


“要是那个家伙把熊猫吃掉了~你不会心疼吗~”


“说的也是呢阿鲁。”


“亚瑟先生,在下也认为食物行不通,不是因为什么死扛……而是因为我之前在房间里放过食物,他没有出现……”喝茶


“你放的是什么??”


“……寿司……生鱼片……”喝茶


“可能是因为他不喜欢吃阿鲁,你可以给他带点中国的食物阿鲁!”


“也可以带英国的!”


“英国佬可真自信啊哈哈哈~一定要带法国的食物哦~误食英国食物后必须要赶快品尝法国食物才能活下去呢~哈哈哈哈~”


“法国佬你有病!”中指ing


“比你英国佬好点!”中指ing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阿鲁!中国月饼好处都有啥阿鲁?谁说对了就给他阿鲁!”


……本田菊看他们乱作一团的样子,低头扶了扶额。


寻找不明生物第一步开始!


 


“各位请等等在下,在下先去趟厕所……”喝茶后遗症……